萌寵文學網—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!

您的位置 : 萌寵文學網 > 小說庫 > 短篇 > 滄州妖奇談
滄州妖奇談

滄州妖奇談 顧青舟 著

已完結 孟老板阿玲 現代娛樂圈情有獨鐘言情

更新時間:2019-03-06 10:47:36
精品小說《滄州妖奇談》由顧青舟傾心創作的一本短篇小說類型的小說,這本小說的主角是孟老板阿玲,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小說精彩段落試讀:繁華的滄州城,最繁華的街口。一間不起眼的酒館。黑心的孟老板白日賣酒,夜晚引魂渡生,以夢境為酬,替人解憂。平日里壓榨店小二,調戲隔壁單純神醫,日復一日等待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沒有等。治愈系獨立單元劇,可單獨...
展開全部
推薦指數:
在線閱讀
章節預覽

"絕情。"孟老板搖搖頭。上前慢慢踱步到枯樹下,從懷里拿出一個金邊彩繪的小瓷盒,一打開,是三個被草藥水泡的發紫的泥丸。他捏在指尖,輕輕一彈,那泥丸仿佛攜著萬鈞之力,直直往枯樹根部而去,瞬間鉆入樹根里。

等了片刻,只見那枯樹如沐春風,瑟縮的樹葉瞬間舒展開來,越變越大,萬千的枝條開始抽芽,原本細如柳枝的樹枝,以驚人的速度生長,頃刻間已經如同碗口大小。那一點點綠意一轉眼,已經長成了一片綠云。

孟某人披著一件白色的大氅,滾著厚實白狐毛邊,露出的雙眼清亮逼人,皎潔的月光掩映著白雪撒在他身上,仿佛籠著一圈淡淡的光暈。身后的大樹,拼命的生長,而他靜靜的站在樹下仰頭而望,嘴角含笑,眼角卻擒著一點悲傷。

張神醫看見的就是這樣如同夢境般的一幕,瘋狂生長的樹仿佛所有的時光壓縮而后又在這一刻噴薄,而樹下的人,那樣靜謐的站著,和身后劇烈生長的樹格格不入,又完美融合。

他難以置信的望著眼前的場景,直到那樹抖了抖葉子,漸漸歸于平靜。直到樹下的人緩緩轉身,明亮的眸子朝他望來。張神醫有瞬間的無措,仿佛樹下的人是他,又不是他。

"這......這......這樹......"他指著瞬間長大的樹有些語無倫次。

"這樹瘋了。"孟老板薄唇一翻,吐出這句話。

張神醫雙眸忽閃,顯然不信孟某人的胡說八道,"瘋了?"

孟老板點點頭,堅定的說:"瘋了。"

瘋了的不止是門前的枯樹,還有大半夜出診歸來的張神醫。小景敲開隔壁酒館門的時候,孟老板正在睡的酣暢。被人擾了清夢有些慍怒,待看見一臉驚慌的小景就將這點怒氣拋之腦后了,"孟老板快去看看吧,我家公子不知著了什么邪,回來沒多久就一直坐在桌案前替人醫病呢。"

"醫病?"孟老板撩了一眼外面的夜色,"這神醫當的太盡職盡責了吧。"

"不是不是,那桌案前根本就沒有病人。"小景面色蒼白,連唇都不自覺微微顫抖。

孟老板瞬間來了精神,起身披了一件大衣就往隔壁去了。

醫館里燭火通明,張神醫端坐在桌案前,蹙眉沉思,仿佛遇見了什么難題。

他的對面,作者一個打扮樸素的婦人,破舊的衣衫還有幾塊補丁,她面色慘白,臉上斜斜的還有一道傷疤,掩在縱橫的皺紋間已經看不大清了。

張神醫見孟老板進來,有些意外道:"你怎么來了。"

"聽說你整夜不休息,我不放心。"孟老板的臉帶著十二分的認真,桃花眼滿是深情。

張神醫面上微不可見的浮上一點緋云,有些結巴道:"你......你不要胡說。"

孟老板上前一步,貼心的替他攏了攏肩上快要滑落的大衣,"太晚了,你先去休息,我替你診一診。"

張神醫搖搖頭道,"她的病有些復雜,你......"

"你忘了,宋光耀可是我醫好的。"孟某人循循善誘,"我連宋光耀都能醫的好,如何醫不好一個婦人。"

張神醫望著他笑瞇瞇的眼鏡,有片刻的失神,轉念一想他的話好像有幾分道理,便點點頭"好。"

小景喜出望外的迎著自家公子往后院歇息去了。

孟老板一**坐在剛剛張神醫坐位上,笑著對眼前的婦人道:"大嬸,我來替你醫一醫。"

婦人看著張神醫走遠,想要出聲阻止,又看了看眼前笑瞇瞇的孟老板,將已經到嘴邊的話咽了下去,點頭道:"勞煩。"

孟老板煞有介事的將手扣到婦人腕上,冰冷的觸感自指尖散開,黑色的血管隱隱浮現。

"你這病......"孟老板欲言又止。

"如何?"婦人急切道。

"你家中可還有親人?"孟老板轉了話題。

"有個兒子。"提起兒子,婦人木然的雙眼中出現一點溫情。

"他現在在何處?"孟老板繼續追問。

"你問這個做什么?"婦人有些警惕的問道,似乎不愿意多說。

"你這病說難便難,說簡單便簡單。有些情況我要問問家里人。"孟老板信口胡扯,"若是不及時醫治,怕是你命不久矣。"

"不行!我得活著,我要親眼看著我兒子進士及第,我要看著他光宗耀祖!"婦人有些急切的回答。

"那你就得告訴我他在哪里,我好趕緊給你治病。"

"這......"婦人有些猶豫。

"這個你先服下,能讓你病情好轉一點。"孟老板拿出一個小瓷瓶放到桌上,"但這終究不是長久之計,你若想長長久久的活下去,看著你兒子金榜題名,還是要告訴我他在哪里。"

孟老板起身打了一個哈欠道:"我就在隔壁浮夢酒館,想通了你便可來尋我。"說完再不管她直接轉身往后院去了。

小景安頓完自家公子出來,見孟老板一個人站在前堂的照壁前定定立著,也不知在想些什么,上前道:"孟老板,多謝你。"

孟老板側頭看他一眼,又望著前堂道,"蟑螂睡下了?"

"睡了,但是極不安穩,像是不大好。"小景擔憂道。

"無礙,將這個給他服下,明日又是白白凈凈的蟑螂。"說著將手里的小盒子扔給小景。

小景忙不迭的接住,有些遲疑的問:"這是......"

"神藥,不要就算了。"孟某人說著作勢要收回去。

小景趕忙護住道:"要要要,多謝孟老板。"抬頭又見孟老板盯著前堂,順著他的目光望去,前堂燈火通明卻空無一人,有些奇怪,"孟老板,在看誰?"

孟老板看著那婦人獨自坐了良久,才起身往門外走去,直到徹底隱在黑暗中,確定她不會傷害院里的人,才悠悠轉身往后院走,一邊打哈欠道:"發呆。"

小景噎了一口,又見他直直往后院去了有些著急道:"孟老板,我家公子歇息了。"

孟老板走到兩家院墻處,回頭一笑道:"那我也去歇息了。"

說完身影一動,腳一點地,人已經越過墻頭到了自家后院。

猜你喜歡
  1. 現代小說
  2. 娛樂圈小說
  3. 情有獨鐘小說
  4. 言情小說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中国体彩竞彩足球胜平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