萌寵文學網—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!

您的位置 : 萌寵文學網 > 小說庫 > 言情 > 他自月光來
他自月光來

他自月光來 云九笙 著

連載中 蘇喬安季墨尋 都市民國鬼怪神仙妖精

更新時間:2019-10-23 09:52:34
熱門小說《他自月光來》由云九笙最新寫的一本現代言情類小說,故事中的主角是蘇喬安季墨尋,情節引人入勝,非常推薦。主要講的是:她浴血而來,等待機會,伺機報復。他早已站在金字塔頂端,俯視蕓蕓眾生。任誰也沒想到,這兩人會有所交集,糾葛一生。蘇喬安遇到季墨尋那年十九歲,她還是個單純懵懂的少女。蘇喬安:“你喜歡我什么?”季墨尋:“善...
展開全部
推薦指數:
跳轉閱讀
章節預覽

灼熱的氣息吹拂在耳畔,帶著如妖精似的勾魂低喃。

季墨尋停下步伐,凝視懷中蹭著自己的蘇喬安,眸色深沉如墨。

他啞著嗓音把蘇喬安抵在車上:“蘇喬安,不送你去醫院,就只有一種辦法可以解熱,你確定要嗎?”

蘇喬安聽不清他說什么,只模模糊糊判斷出‘不去醫院’這四個字。

于是,她趴在他耳邊低喃著啜泣懇求。

“不去醫院......我不去......”

季墨尋臉頰微微凹陷,他用力咬住后槽牙,半晌被蹭的火起,才竭力擠出完整的一句話。

“那好,你別后悔!”

邁巴赫的車門重重的關上,車子發動起來,載著一廂灼熱甜膩駛離這片冰冷破敗的倉庫。

座位被放倒的時候,車門正大開著。

涼風灌進來,吹拂在蘇喬安熾熱的皮膚上,卷走些許灼燙的溫度,也讓她發出些許舒服的謂嘆。

即便如此,仍是不夠的。

在季墨尋卷了身涼意覆上來時,蘇喬安仍然忍不住抬起手臂纏了上去。

像極了撒嬌又粘人的小貓。

嗚咽著睜開水眸可憐兮兮的看著主人,只為討條小魚干。

季墨尋一路上被她磨的沒辦法,最終只能把車一頭扎進無邊的野地里。

黑色的邁巴赫融入及腰高的野草中,成為兩人甜蜜擁抱的最后遮擋。

季墨尋用手指勾勒過蘇喬安的臉頰,最終拇指堪堪停在她微翹的唇上。

輕輕揉捻了下她的唇珠,移開指尖的時候,他俯下身去,貼上了她滾燙的唇。

像沙漠中久行的旅人,找到水源似的。

蘇喬安急切的汲取著季墨尋唇上微涼的溫度。

季墨尋發出淺淺的低笑:“乖,別急。都是你的,沒有人跟你搶。”

舒緩而曖昧的音樂在車內緩緩回蕩,伴著蘇喬安微啞的哽咽和促音。

季墨尋的影子投射在玻璃上,勾勒出他完美的肌肉線條。

他扣住蘇喬安滾燙的掌心,貼住蘇喬安的耳廓,以低喃輕撩她的耳垂。

“別動,寶貝兒,你要的我全都給你。”

曠野之中,細碎的蒸汽在這個可移動的小房間內迅速凝聚,隨著車身激烈的頻率震顫著,搖搖欲墜。

在聚滿水汽的車窗上,只留下一道朦朧相合的手掌拖滑的印跡。

灼熱的溫度逐漸退去,在徹底墮入黑甜的夢中之前,蘇喬安最后看見的是黑幕般的蒼穹中,如細沙散落的滿天星子。

以及伏在她肩頭上那人的深邃眼眸。

......

蘇喬安醒來的時候,她依然躺在車子的座位上,肩上正搭著件外套。

車窗外,季墨尋正靠在車上,點了支煙。煙上的火光明明滅滅。

狹小的空間里,曖昧的氣味已經盡數散去。可身上酸軟的感覺卻騙不了人。她甚至在抬手的時候,指尖都有些發抖。

察覺到車里的動靜,季墨尋熄了煙蒂,拉開車門。

隨著夜風一起吹拂進車里淡淡的煙草氣息,讓蘇喬安的舌根有些微微發苦。

“醒了?”季墨尋見她臉色發白的去翻找手機,一言不發的模樣惹人心疼:“我已經聯系過你父親了。”

蘇喬安的聲音在瞬間有些尖銳,她幾乎不能好好控制住自己的情緒。

“你跟他說了什么?!”

季墨尋難得見她失控的模樣,心頭不由惡趣味漸起。兩指捏住蘇喬安的下巴,勾起她的臉頰讓她看著自己,玩味的開口:“我告訴他,你今晚跟我在一起,不回去了。”

剎那,蘇喬安面容更白,她憤而驚起,可腰間一酸,又重重的跌坐回去。

只能怒視著季墨尋,咬牙咒罵:“你**!”

“寶貝兒,剛剛是你勾著我一直喊還要的。怎么用過之后就翻臉不認人呢?”季墨尋看著她驚怒不定的小模樣,心像貓爪撓似的,故意羞臊她:“是我**,還是你......”

余下的話,季墨尋卡在了喉間,沒能繼續說下去。

因為他看見蘇喬安漆黑明亮的雙眸里,大顆大顆的淚水,珍珠似的滾落下來。

似是察覺到自己失態,蘇喬安把頭垂下,肩膀聳動,無聲的哭泣著。

最終,季墨尋嘆了口氣,拉過她的手,強行把她的指尖掰開,不讓她再折磨自己脆弱的掌心。

“跟我做了這種事,就讓你這么難接受?”

蘇喬安扭著頭不理他,心亂如麻。

不等她回答,季墨尋倒是自己先找了臺階:“算了。你還那么小,會怕也是正常的。你放心,我會負責的。”

“不需要。”

許久,止住眼淚的蘇喬安扯過身上的外套,用袖子抹去臉上沾染的淚痕,紅著鼻尖抬起頭來。

她的眸色堅定,望著季墨尋的眼神由憎恨到平靜,尤為復雜。但最終,也只停留在了如初的疏遠上。

“我記得之前發生過的事情,是我要求不去醫院的。”

蘇喬安一字一句,口齒清晰。

她從季墨尋的掌心中抽回自己的手,表情有些麻木。

“是你救了我,但現在發生這樣的事,我欠你的人情也抵消了。”蘇喬安的語氣非常冷靜,冷靜到她的態度竟然讓季墨尋意外的感到一絲氣憤。

“抵消了?”季墨尋的語氣有些淡,這是他氣極的表現,“你剛剛還和我這么親密,現在跟我說,我們之間抵消了?”

然后,季墨尋輕笑了聲。寂夜里,這聲輕笑顯得尤為漫不經心。

“寶貝兒,你還真的是穿上衣服就不認人啊。真是無情呢。”

眼見著蘇喬安臉色重新變得僵白,季墨尋到底還是心軟了。

斂去幾分怒意,直言道:“放心,我是給你父親去了電話。不過是告訴他正巧遇見你,為著之前的事請你吃晚餐,以做賠禮。總歸,你也不愿意被他知道你被綁架這件事吧?”

蘇喬安聞言抬起頭,她的睫毛輕顫,過了很久臉上才稍稍潤了些血色。

顯然之前是被季墨尋給**狠了。

“謝謝。”半晌,蘇喬安才溫言出聲,跟他道謝。

看她乖順的低頭時,露出的又白又直的脖頸,身上還披著自己外套的溫馴模樣,季墨尋喉間略微有些發癢。

“我送你回去。”看了眼時間,季墨尋知道她不能耽擱太久,便主動提起。

車門再次關上,黑色的邁巴赫重新行駛在寬闊的路上。

一路無話。

除去最初的慌亂無措,蘇喬安已經強迫自己冷靜下來。

她攏著身上的外套,開始思索是誰想要置她于死地。

“在想誰是幕后指使?”季墨尋開著車,目不斜視的突然問出這么一句。

蘇喬安也不隱瞞:“嗯。”

“你覺得是誰?”

縱然蘇喬安心中有值得懷疑的人,但也不會直接說出口。

她不禁側頭,沉著目光。

她還不太習慣在那件事后就這樣平心靜氣的跟季墨尋說話,所幸抿唇不語。

季墨尋輕呵一聲,知道小朋友臉皮薄,現在是羞怯時期,繼續主動延續話題。

“是不是懷疑你繼母?她今天......”

蘇喬安因為他口中的‘繼母’兩字徹底陰沉了表情。心情從谷底直接跌入深淵。

“我懷疑你。”出口的話有些抑制不住的尖銳,“故意找人綁架我,適時出來英雄救美。跟我發生......這樣的關系!只為了讓我說不出話來!”

猛的踩下剎車,季墨尋危險的瞇起眼睛。

“說的有理有據。”季墨尋伸出手,捏住她的下巴。

指尖稍微用力,就在她**的臉頰上留下兩個紅色的印子。

“不過,你這張嘴巴現在這么能說會道,倒是半點兒看不出是我讓你說不出話的樣子。”

聽出季墨尋語氣里的嘲意,蘇喬安用力扒下他的手,不肯服軟的怒而回視。

直到眼圈兒紅了,也不肯把目光收回。

一絲委屈隱秘的爬上蘇喬安的心頭。

她自然知道幕后指使的人不可能是季墨尋,像他這樣的男人,根本不屑用這種下作的手段。

可是偏偏心里就是極其不甘!不愿在他面前敗下陣來。

這是她最后的尊嚴和驕傲。

“傻不傻?”最終,讓步的還是季墨尋,他敲了蘇喬安一下額頭,“怎么又要哭了似的?”

蘇喬安喉嚨發緊,倔道:“我沒哭。”

沒哭。只是快哭了而已。

季墨尋勾唇,在心中補充完整,重新發動起車子。

“雖然你說的很有道理,但如果真讓我來做,我就不綁架你了。”

季墨尋的語氣太過自然,引得蘇喬安些許好奇。雖然心里依然別扭,卻還是忍不住詢問:“那你綁架誰?”

“綁架蘇卓毅。”季墨尋輕笑道:“逼著他答應把你嫁給我。然后光明正大的把你吃掉。也不至于像今天這樣倉促,荒郊野外的,車里空間不足,不好施展。”

旖旎的氣氛在季墨尋故意說出這曖昧的話時,重新升騰起來。

蘇喬安一時間從耳根到脖子,完全紅了個透徹。

“害羞了?”季墨尋眼角輕睨,不肯輕易罷休,“寶貝兒,剛剛躺下的時候,你有沒有看到?”

他故意瞧了蘇喬安一眼。

“今晚的月色真美。其實細想起來,在野外也不錯。只是委屈你了,畢竟是初......”

蘇喬安被盯的受不了,終于羞憤道:“你閉嘴!”

季墨尋挑眉,順勢收聲。

而后,他的舌尖抵上犬牙,笑了。

小說《他自月光來》 第18章 今晚的月色真美 試讀結束。

猜你喜歡
  1. 都市小說
  2. 民國小說
  3. 鬼怪小說
  4. 神仙妖精小說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中国体彩竞彩足球胜平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