萌寵文學網—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!

您的位置 : 萌寵文學網 > 小說庫 > 言情 > 歡喜俏佳人
歡喜俏佳人

歡喜俏佳人 憶相思 著

連載中 廖白蔣仲謙 未來幻想靈異民國

更新時間:2019-10-23 16:55:54
主角是廖白蔣仲謙的書名叫《歡喜俏佳人》,它的作者是憶相思創作的現代言情類型的小說,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小說精彩段落試讀:兩年前,廖白是蔣仲謙放在心尖上的女人。可一場算計,讓他們離心離身。兩年后,她強勢歸來,一場官司,讓佞人身敗名裂!廖白驕傲轉身,卻不想撞上了一堵肉墻。這‘墻’不僅硬,還粘人……男人嗓音低沉且撩人:“白白...
展開全部
推薦指數:
在線閱讀
章節預覽

“你不在的時候,蔣仲謙派人來找過我,詢問你的下落,把我們事務所上上下下翻了個底朝天。”這件事情,原本宋逸民并不打算告訴廖白。

隨后他又欣慰一笑,轉頭看向廖白,“看來這個男人依然很在乎你,你在他心里,有足夠重的分量。”

他也不確定閉著眼睛的廖白有沒有聽見這些話,如果她聽見的話,應該會很開心吧。

宋逸民是真的為廖白感到開心,但在前車的光線從他的臉上掠過去之后,他的眼睛里又蒙上一層陰翳,不被人發覺。

剛回國就送上了一場雪,紛紛揚揚飄著,這座閃爍著霓虹燈的繁華城市,就像是生長在童話世界里一般。

車到樓下,宋逸民拉開車門,見廖白臉色并不好看,不覺有些擔憂,“你確定你自己可以?要不還是我送你上去吧?”

廖白一把推開他的手,“不用,我自己可以走,這幾天的事情已經怪麻煩你的了,你又大老遠打車來接我,委屈你開我的小瓢蟲了。”

“這算什么,朋友之間,應該的。”宋逸民倒從來不覺得這是往來人情。

“那倒也是,天不早了,下著雪路不好走,你快回去吧,改天我請你吃飯。”她一邊說著一邊將宋逸民推上他自己的那輛比亞迪。

“你現在的狀況,明天還是不要去上班了,好好在家休息,我給你送飯。”人都已經在車里了,宋逸民還是放心不下廖白。

“我都答應蔣仲謙了,幾天沒有上班,明天還敢請假,說不過去。”廖白摳著手指頭,其實也只是想見蔣仲謙而已。

見她如此執著,宋逸民也就沒有再強求。

目送宋逸民離開,廖白在紛飛的雪里站了好一會兒,三生有幸,遇到這樣的朋友。

雪花落在廖白微灼的臉上,迅速就化開了。

欣喜歸欣喜,可身上的難受并沒有減退半分,她頭重腳輕,若不是扶著墻,隨時要一頭栽下去。

進入到室內她的頭暈并沒有緩解,一邊出電梯,一邊暈乎乎的摸索鑰匙。

海都的天都快黑了,廖白才找到鑰匙。

就她現在這種情況,能平安到家就已經是萬幸,明天能不能去公司報道,就看天意了。

對準鎖孔,轉動鑰匙,咔,門開了。

她摸著腦門迷迷糊糊的進到屋子里去,屋子里一片漆黑,沙發上一個黑色的身影像一尊雕塑一樣坐著。

不過廖白并沒有發覺,她走了進去,將客廳的燈打開,一個轉身。

她差點沒嚇得尖叫起來,蔣仲謙正一動不動的坐在沙發上,血紅色的眼睛直直地盯著她。

“你,你怎么在這里?”真是,太驚悚了。

廖白又倒回去看了一眼,這是她家,鑰匙也是她家的鑰匙,沒錯啊,還以為她頭暈乎乎的,進錯家門了。

那么,蔣仲謙是怎么做到趁她不在家的時候進來的?

“不是說今天回來,為什么這么晚才到家?”蔣仲謙那雙眼睛,要吃人了。

“我是說今天到,我又沒說具體說明時候到......”她將包放下,盡量沿著墻走,她感覺這個男人好像有點不對勁。

“既然晚上才到家為什么不直接告訴我?”從早上一直等到晚上,蔣仲謙也不知道自己哪里來的耐心。

“是你自己掛的電話,我要跟你說來著。”跟這個男人理論,簡直就是讓廖白病情嚴重的加速劑。

蔣仲謙一時語塞,廖白說的沒有毛病。

可是倘若他能這樣輕易的就認錯悔過,那他就不是蔣仲謙了。

只見他眼神愈發犀利,眉心也越皺越緊,“這幾天去哪里了,去做什么,和誰去的?”

三連問扣殺,一字一頓,一個問題比一個問題語調還要加重。

這是在審犯人呢!

廖白一陣不服氣,但氣勢上還是慫了一些,“就是,去別的地方辦了點事,也沒去哪。”

“哦?跟宋逸民一起去的?還是他送你回來的?”一想到剛剛在窗臺上看到樓下的場景,蔣仲謙嫉妒得咬牙切齒。

“......”這是誤會了她和宋逸民的關系?

這個男人可真有意思,那邊要她滾遠一點別打擾他的生活,這邊看見她跟別的男人在一起又火冒三丈,真矛盾。

瞬間廖白又將主動權握在自己手里,她一改怯色,面露明媚笑容,“我跟誰去了哪里,去做什么,跟蔣總有什么關系,莫不是您這個大總裁都開始干涉員工的私生活了?”

“別廢話,回答我的問題,否則你明天不用來蔣氏上班了。”

又是這樣,蔣仲謙懊惱不已,為什么這個女人一點都不畏懼他。

“蔣總這樣濫用職權可就不太對了,根據法律規定,我沒有違背勞動合同里的任何一條款項,你沒有權利開除我。”廖白面色一冷,蔣仲謙就是個幼稚鬼。

“無故曠工,你還說你沒有違背合同?”男人點燃手中的煙,肆無忌憚的吹著。

他一直都知道的,廖白最討厭抽煙的男人,平生也最聞不得煙味。

“我請假了,部長也已經批準,不算曠工。”廖白的解釋在這個無賴面前,愈顯蒼白。

“哦?誰批準了?你不如現在打電話問問法務部長,可曾批準你的假期?”蔣仲謙當真將廖白拿捏的死死的,這件事情如果統一口徑,那就是死無對證。

“你!咳咳......”妖孽,蔣仲謙絕對是妖孽。

廖白只覺頭暈更甚,厭惡的伸手撥開眼前的煙霧,卻仍舊身長八尺,不畏強權,“那么請問蔣總,你私闖民宅,是不是也應該承擔法律后果?”

“不錯,想要錢是吧,我賠給你。”男人竟蔑視的一笑,掏出錢包,隨手丟在廖白腳下。

“里面的現金都是你的,也夠付你半個月的薪水和訴訟費用了。”

彼時的男人眼里,凈是對廖白的不屑,神色幾分傲慢幾分輕蔑。

廖白的腦袋瞬間“嗡”地一下就炸了。

還是頭一次,這個男人在她油干米盡的時候用錢來羞辱她。

“誰要你的錢,你給我滾出去,滾......”她忽覺一陣暈眩,話還沒有說完,眼前一黑便倒了下去。

海都的冬天,好冷啊。

比她任何時候待過的冬天都要冷。

就像兩年前她背負著絕望離開這座城市一樣,渾身冰涼。

小說《歡喜俏佳人》 第十六章 驚嚇 試讀結束。

猜你喜歡
  1. 未來小說
  2. 幻想小說
  3. 靈異小說
  4. 民國小說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中国体彩竞彩足球胜平负